“好孩子”为什么成功?听设计总监傅月明怎么说

装饰杂志 2018-06-19 16:05:50

 

对于国内大多数城市育婴家庭来说,“好孩子”这个品牌并不陌生。作为中国最大的母婴产品制造和分销零售平台,“好孩子”产品涵盖婴儿推车、安全座椅、儿童日常洗护用品等。“好孩子”产品以其高品质、高品位的设计赢得了广大消费者的青睐。优良设计的成功自然需要高素质的设计团队作为保障,而这个团队的核心人物便是傅月明。1984年,傅月明从上海轻工业专科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90年代初赴深圳与几位同人创立蜻蜓设计公司;2000年,傅月明正式进入好孩子集团,现任集团设计总监;2014年,傅月明被评为“中国十佳设计师”。纵观其整个职业生涯,傅月明可谓见证了中国工业设计的蜕变与发展。


傅月明

 

落脚“好孩子”,设计事业的新起点

 

20世纪80年代,傅月明从被誉为“中国工业设计的黄埔一期”的“全国高校工业设计师资研究生班”毕业后,与来自苏州电视机厂的俞军海共同创立了深圳蜻蜓设计公司。当时由蜻蜓设计公司设计的家电产品和医疗器械等受到普遍好评,由傅月明主持设计生产的28英寸彩色电视机“金星·金王子”曾一度成为上海金星电视机厂的高端品牌和拳头产品,赢得国内外市场的广泛好评。被载入世界经典小车设计之列的家庭轿车“小福星”也出自蜻蜓设计公司。即便在今天,“小福星”还是研究中国汽车设计难得的样本。傅月明认为,设计的生命和价值在于原创, 在于软性价值。谁主导设计,谁就是市场的主人。

 

左:金星·金王子”电视机,右:“小福星”汽车


“好孩子”是全球领先的儿童用品公司,1989年由宋郑还在江苏昆山创立,专门从事母婴产品的研发制造。1999年,好孩子集团在世界范围内征集儿童汽车座椅设计方案,深圳蜻蜓设计公司在众多竞标者中脱颖而出。作为方案的设计者,傅月明令同样懂设计的宋郑还顿觉相见恨晚,倾力邀其加盟。傅月明于2000年离开深圳进入“好孩子”,担任集团设计总监,开启了其设计事业的新篇章。


傅月明坦言,加入“好孩子”后才真正沉下心来做一名可以思考企业使命的设计师,专注为品牌企业做设计经营。对傅月明来讲,之前在“蜻蜓”主要是做单体设计,满足委托客户的需求即可;而加入“好孩子”后,做设计更需要准确定位产品的目标消费群体,并通过品牌将其贯穿于一个完整的产品体系之中。因此,“好孩子”成为他设计生涯的一个新起点,具有相当强的挑战性。

 苏州“好孩子”集团厂区

“好孩子”产品陈列室


在傅月明参与主持设计的众多产品中,尤以“口袋车”的设计最引人注目。“口袋车”(POCKIT)是一款专为带孩子旅行而设计的童车。据傅月明介绍,“口袋车”的设计灵感源自“好孩子”设计部门和用户的一次聊天。在用户看来,带宝宝出行辛苦又幸福,要做到说走就走的旅行谈何容易,而宝宝一句看似稚嫩的话:“下次出门时把东西装进哆啦A梦的口袋就不累了!”激发了设计师的灵感。于是,设计师便围绕着“什么样的童车最适合旅行”“什么样的童车在便于携带的同时更好用”等问题展开头脑风暴式的设计创意,绘制图纸并积极和用户沟通。经多次修改,最终创造出这款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能装进口袋的婴儿推车。(图18-21)

 

“口袋车”的设计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许多家庭的生活出行方式及育儿观念。其主体构造选用增强塑料和航天级铝材,全车重仅为4.6公斤。折叠后的“口袋车”体积为35.5厘米×30厘米×18厘米,仅有一个背包那么大,能轻松放入汽车后备厢、旅行箱等狭小空间。2014年,“口袋车”以其超小身材被吉尼斯世界纪录官方授予“折叠后最小婴儿车”荣誉称号。“‘口袋车’是我们设计团队基于生活、基于体验的原创设计精品。而所谓‘原创’,就是向生活致敬”。


除负责公司产品设计外,傅月明日常工作的很大一块是参与管理好孩子集团的服务设计及品牌推广。从严格意义上讲,傅月明现在的身份不再是一名纯粹意义上的工业设计师,而是站在集团高度负责设计经营的管理者。

 “好孩子”口袋车


负责任的创新,创造品牌信任

 

设计是一门生活的艺术。通过设计可以创造一种健康合理的生活方式,使人们的创造和使用活动成为一种可能。从这个意义上讲,产品设计是一个涉及物质、精神等广泛领域的开放性活动。因此,傅月明指出,当前产品设计的重点应由消费者的“可见市场”转移至对“无形市场”,即生活形态的研究;同时,实现由“产品设计为产品”到“产品设计为人(消费者)”的蜕变。

 

“每位设计师都应该从感性的角度为自己做设计的时候,将情感注入其中,这样的设计才有生命力,才有灵性。”傅月明说,“‘好孩子’不仅仅是站在父母的角度做设计,更是站在婴儿的角度为他们说话,”力求通过科技人文化的创新为消费者设计“有用”“好用”和“想用”的产品。如“好孩子”儿童推车设置有专门的安全自动刹车装置,保障了在不平坦地面的行驶安全。针对近年社会上屡次发生的儿童被遗留车中而造成的伤亡事件,“好孩子”推出了“勿忘我”汽车安全座椅蓝牙报警器。另外,还设计生产了关注儿童呼吸健康的“360°洁净空气舱”等诸多人性化产品。

“勿忘我”车内儿童蓝牙报警器

关注婴儿呼吸的360°洁净空气舱

 

“好孩子”在产品设计及生产中始终坚持追求行业最高标准。如GBES溃缩吸能装置的汽车安全座椅设计,有效分散并吸收缓冲撞击时产生的水平方向能量,大幅度降低对胸部的冲击。根据权威机构的汽车碰撞测试数据显示,“好孩子”安全座椅的安全指数已刷新当前世界最高标准。

 

2010年,在上海举办的世界博览会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七千余万名观众。其中,很多都是带孩子的家长。“好孩子”作为上海世博会专项童车赞助商,无偿为游客提供两千多辆“世博之星”童车供游客使用,让父母和孩子共享一个美好的观博体验。“世博之星”婴儿车的设计历时近9个月,并且在设计中首次采用特殊可循环材料一次成型,抗日晒、易清洗、舒适耐用。

 

太空舱“欧标ISOFIX 系统”儿童汽车安全座椅


“不能为消费者、为社会带来价值的产品开发都是徒劳的。盲目‘创新’一文不值,甚至是产品越多,废品越多。”傅月明指出,“好孩子”在产品设计上全面推行“从摇篮到摇篮”的理念,这是一种全新的设计视角。“从摇篮到摇篮”致力于创造一个真正可持续的未来,它通过更加有效的材料利用,让产品与社会、经济与环境实现同步发展。从产品设计的源头即开始考虑材料安全及循环利用的途径,将废弃物转化为其他有用的产品。从而使生产、销售、回收、拆解等环节形成一个循环系统。

 

企业能否做“强”不是以体量大小来衡量,在傅月明看来,重要的是一个企业有没有负责任的创新体制和负责任的创新产品,以及它在本行业内是否拥有真正的话语权,是否令人尊敬,它的迭代相加最终是否能形成一个中国品牌,打造中国名片。

 

构筑生态型体系,打造“粉丝营销”模式


作为一家企业,在其发展过程中首先要解决的无非是“黄油”和“面包”,即生计问题。“好孩子”自然也不例外。在产品研发过程中,傅月明面临的首个难题便是优化已有产品的设计,即通常讲的“迭代”设计。除此之外,以“口袋车”等优质产品为代表的原创新设计是公司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一般来讲,公司在开发原创性产品时极少考虑其设计成本,而迭代产品的成本控制则甚为严格,从而充分保障公司的利润。

 

面对日益多样化的消费市场,就企业本身而言,“做减法”远比“做加法”要难得多。傅月明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做减法’。为此,我们既要做消费者愿意消费但又没有明确想法的产品,又必须剔除生产线中现有的一部分产品,来帮助消费者摆脱固有的思维模式,不是只盯着过去和现在,而是看向未来。从这个角度讲,我们需要重新出发,再造一个全新的‘好孩子’”。(图28、29)

“好孩子”生产的全球第一台电动婴儿推车及其细节设计

 

近年来,“好孩子”在奥地利维也纳、美国波士顿、德国纽伦堡、捷克布拉格、法国巴黎、荷兰乌特勒支、日本东京、中国香港及中国昆山的八大研发中心全面推行本土化设计。这八大研发中心聚集了300多位本土和海外设计师、工程师。此外,公司还设立有博士后工作站,招募一批研究型人才,通过构建分布式研发体系,整合全球资源服务于自己的终端消费者。

 

傅月明认为,企业设计团队应该是一个学习型的架构模式。团队中的每位设计师都应具备“雁群式”能力。“当头雁不在时,二雁三雁将承担起头雁的任务。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生态型组织。每一位新进企业的设计人员,首先是要学会‘做一个企业的人’,将社会上的设计语言‘净化’为企业设计语言。他必须了解本行业的前瞻性知识,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才能成为一名事业有成的设计师,才能真正成为行业的引领者。而要做好这一切,需要我们具有工匠精神,或成为一名有思想的‘学术型的工匠’。”

 

企业的使命无非是创造价值和传递价值。在傅月明看来,“创造价值”即做好设计、好产品,以满足广大消费者的需求。自公司成立以来,“好孩子”通过持续创新为广大育婴家庭提供安全易用的优质育儿产品,为孩子们营造一个健康、快乐的成长环境;“传递价值”就是把好的设计产品传达给消费者,面对互联网浪潮的革命,“好孩子”提出“粉丝经济+柔性供应链”的“粉丝营销”模式。“我们一直隔着两道门:品牌商、零售商。现在我们自己做品牌,如果再用互联网思维营销,我们就能直面消费者。粉丝经济是消费者的认可,是口碑。愿意购买,愿意推荐。这依靠的不仅是品牌影响力,更多的是与消费者建立一种持续互动共生的联系”。

“好孩子”产品设计部

 产品外观设计方案图


结语


一个人做设计并不难,难的是带领团队用设计改变一个企业,影响一个行业。作为中国较早的一批工业设计师,傅月明从最初的产品设计师成功蜕变为企业设计管理者。这种身份的转变,对于他本人而言,既是一种新的尝试,同时也面临诸多不可预测的挑战。傅月明曾将自己喻为一个“做传统产业的不传统的人”。从最初的学设计、教设计,到成立深圳蜻蜓设计公司做职业设计师,最后落脚“好孩子”从事企业设计管理,在其三十余年的职业生涯中,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世人讲述着属于自己的设计哲学。


来源:装饰》杂志2016年第8期,原《傅月明:做传统产业的不传统的人》,作者:王星伟、张明山,本文有删减。

本期编辑:某个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