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欠债100多万干到全球第一,这位乡镇老师被称为“中国传奇”!

营销头版 2018-06-19 13:58:40


后台回复“书籍”送你营销宝典《138本必读营销管理书


每 日 提 供 最 权 威 营 销 头 条


第 1275 

 

从欠债100多万干到全球第一,这位乡镇老师被称为“中国传奇”!


 作者 孙明来源 营销报(ID:iyingxiaobao)

1988年以前,宋郑还是一名乡镇普通教师。

1988年以后,他发明摇篮式婴儿推车从而创立好孩子。


在那之后,他的人生就像开了挂,一发不可收拾


2007,宋郑还荣获具有“企业家奥斯卡奖”的安永企业家奖

2010年和2011,“好孩子”旗下的两款产品分别获红点产品设计大奖,这一奖项被公认为国际工业设计领域的“奥斯卡奖”

2011,“好孩子”被欧盟、美国、日本等国的质量协会邀请成为协会成员,参与超过163项国际行业标准制定和修订

2013,宋郑还荣获“2013Walter L. Hurd执行官奖章,这是国际质量大奖20年来首次授予中国企业家


一个乡镇数学老师怎么会和儿童产品搭上边,而且还一不小心做成了行业标杆?



赶鸭子上架


宋郑还出生于江苏的一个中医世家,祖辈三十六代皆为中医。


在我祖辈那个年代,根本看不起经商。


没想到到他这辈混不吝出来个商人,而且还是一个商业大鳄。不过宋郑还却说,都是被赶鸭子上架的。


时间回到30年前1988年,老宋在昆山陆家镇中学任教,因为工作出色,被提拔为副校长。


彼时,国家教育系统号召学校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陆家镇中学响应号召,用老师们集资的18万建了一家校办工厂,和上海一家科研所合作生产微波炉。


就在老宋担任副校长的这年,校办工厂陷入严重困境,由于产品大量积压,40多名工人已经8个月没开工资,还欠了100多万的外债。讨债的人天天上门,甚至堵住学校的大门。


那些老师眼看着出的钱都要打水漂了,一着急就把这事告到了教育局。


教育局也没法子呀,总不能让自己掏钱出来吧,再说了,就算想掏也掏不这么多钱出来!


教育局最后找到宋郑还,扔给他一句话:你无论如何要撑四年


老宋当时就懵逼了,“我一个教数学的,对经济一窍不通啊。”但领导有任务,再大的困难也要上。


转机出现,送上门的生意


接管工厂后,老宋频繁地跑上海,挨个敲工厂的大门,希望能够为工厂找到些加工的活干。


虽说蚂蚁腿再小也是肉,可是在巨大的债务面前,这些零活简直就是杯水车薪,催债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还好,这时转机出现了。老宋以前帮过的上海一位军工厂的领导听说了他的处境后,带着一辆婴儿车找到了他。这位领导对老宋承诺,只要能生产这种婴儿车,军工厂包销!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买卖,如果真的能生产这种车,说不定校办工厂就能起死回生了!老宋喜出望外,决定将工厂的业务重心放在生产婴儿车上


1989年,老宋想办法从银行获得5万元贷款,并创立好孩子品牌。



世事无常,送上门的生意转眼成了烂摊子


起初,工厂只生产那位领导要的那种婴儿车,但老宋却发现订单有限,根本没办法解救工厂的困境。


雪上加霜的是,军工厂由于体制机制问题自身难保,更别说包销。


而当时,工厂已经采购了很多生产婴儿车的材料,如果不继续生产婴儿车,工厂就会债上加债。


老宋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


为了寻求商机,老宋决定到市场转转。


这不转不知道,一转吓一跳,原来工厂里生产的婴儿车一直都是在模仿别人的产品,这种老式的婴儿车遍地都是!


老宋当时就想,只有做自己的产品,做世界上没有的东西,才可能出奇制胜。“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第一!


20多年后,好孩子在婴儿车领域果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第一


但对当时的老宋来说,如何生存下去才是当务之急。


硬着头皮自己造车,成功申请专利


为了了解市场需求,老宋到处跑商城打听。后来有一家百货大楼的王经理告诉老宋,如果能生产两功能,甚至三功能的婴儿车,会考虑进货。


老宋急忙问道,你们能进多少?对方的回答是,一个月500辆。


老宋在心里算了一笔账,一个百货公司一个月500辆,全国有那么多百货公司,那得有多少辆!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厂里根本没人会造新车,不得已,老宋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上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老宋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张躺椅的照片(如下图),他突发奇想,如果加上摇椅,加上轮子,不就成了童车?如果椅子可以翻转,不就成了两用童车,变成带摇篮的婴儿车,这个世界上没有。



经过反复试验,老宋还真的设计出了新车,之后,他拿着这个发明去申请了专利。


由于工厂极度缺钱,也不具备生产新车的能力,老宋于是就把专利卖了,拿到4万块钱,4万块成为了他接手工厂之后掘到的第一桶金


手起刀落,整治工厂


费尽千辛万苦到手4万,这笔钱该怎么用?发工资?买设备?还是投入新研发?


老宋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决定,他拿出3万元修!厂!门!


老宋疯了吗?一家破工厂,一共俩车间,一个办公室,一个食堂,装个豪门”  顶什么用!


但老宋偏偏认为装“豪门”大有用处,他算了这么一笔账:


负债100多万,欠工人工资十几万,重新买设备和生产线也要十几万,这4万块无论用来做什么,都是杯水车薪。


但如果花几万块钱能把工人的精气神提起来,那么以后创造的价值绝对不止这区区几万块。


这招确实有点好处,工人们每天看到“豪门”就像看到了“我们要有钱了”的美好未来,大伙的干劲都提起了不少。



但是光有精神鼓励还是有点缥缈,工厂长时间没开工资,工人们执行力还是不够。


为了打造出一支有执行力的团队,他手起刀落,处理了一批刺头和绊脚石。厂里人都很震惊,没想到这个白面书生黑起脸来不留一点情面,那些被开除的人都在背后骂他“秦始皇”。


尽管背了骂名,但老宋却一点都不后悔,他给自己算了一笔账,如果厂长是100分,他的决定只有60%被执行,那么这个工厂就是60分。


他宁愿做个60分的厂长,但他的决定却要100%被执行,虽然同样是60分,但是工厂是有执行力,这样的工厂才能成功。


一炮而红,打开了市场


工厂整治好了,就等一个好的时机爆发了。1989年下半年,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这年9月,深圳搞童车展,老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到一个展位。说是展位,其实就是个不到两米的过道,左右两边是国内两大童车巨头——上海红花童车厂和新潮童车厂的豪华展位。


但是,在这场展会上,老宋设计的多功能婴儿车一亮相,立刻引来了无数的关注,这款童车的专利被炒到了15万元


这让老宋意识到他设计的这款产品很可能是世面上不多见的好产品,于是他拒绝了“天价”,决定抱回家、自己生产,并把它命名为好孩子globrand.com”


好孩子第一辆多功能婴儿车


198911月,好孩子第一辆真正意义上的婴儿车上市了。


但是由于功能强大,光生产成本就高达150,而当年最盛行的上海红花童车厂生产的婴儿车售价才不到50


这就意味着好孩子很难面向大众市场,但如果为了降低成本而采用劣质的材料,老宋又不愿意,所以好孩子的唯一出路就是打入高端市场


老宋跑到当时国内最大的商店——上海第一百货商店,希望产品能进入商城,不出意外,他被拒绝了。


盛行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上海红花牌童车


但是,办法总比困难多,老宋就想到了一个妙计。


他跑到商场外面的人行天桥上摆弄起了这辆婴儿车,路人都被这个先进的“玩意”吸引,纷纷询问他是在哪买的,老宋就说是在第一百货,结果就不断地有人跑到第一百货询问是否有货。当老宋再次来到第一百货时,经理很快就答应了老宋的要求。


就这样,好孩子的这台高成本的婴儿车,成功打入了当时全国最高档的百货商店。


这相当于是一把钥匙,一下子把渠道打开了老宋说。再之后,这款婴儿车就在全国商场热卖。


1991年,宋郑还终于还清了教师们的集资款。


1993年,好孩子的婴儿车在国内的销量名列第一名,销售收入达到1.1亿元。


打败山寨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断地推陈出新


第一款婴儿车成功之后,好孩子很快就面临了几乎所有企业都会遇到的一个问题——山寨。


就在老宋他们还在开拓全国市场的时候,山寨货已经铺天盖地,而且价钱也比好孩子要低很多。


而当时好孩子才刚起步,生产成本降不下来,一旦压价,工厂根本撑不住。


我们都知道,在国内想要维权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儿。对侵权者来说,大不了就是交点赔偿,转身继续山寨;但对被侵权者而言,成本就高得多,不但要出高昂的起诉费,时间上也耗不起。很多企业都是“死”在山寨的手里


面对山寨,老宋的倔脾气上来了,“我就不信,能被仿造的逼死。你们仿第一代,我就出第二代、第三代,让你们永远跟在我后面!


在这之后,老宋就带领团队不断推陈出新,树立品牌壁垒,把竞争对手远远地甩在身后。


如今,好孩子在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销售,中、欧、美每三辆童车里有两辆来自好孩子婴儿车领域名副其实的全球第一!


用洪荒之力搞研发


从创业之初,好孩子走的就是自主研发的道路。


2014年,好孩子又一款新产品——口袋车面世。


只需3秒、两个步骤就能折叠成公文包大小,放进背包或旅行箱中带上飞机,被誉为家长带娃出游的神器。



口袋车不仅拿到了中国优秀工业设计奖金奖还填补了“IF国际工业设计金奖儿童用品领域的空白。


在外界看来,这是一件无与伦比的大事,但在好孩子,创新就跟家常便饭一样。


好孩子每年申请400多项专利创新产品达500多款,相当于每个工作日都有两款新产品。


以下都是好孩子的创新:


2009年,世界上第一辆经认证的C2Ccradle to cradle,可持续发展的,绿色环保的)婴儿车。

2013年,世界上最轻(3.5公斤)的双向婴儿车。

还有世界第一辆秋千式婴儿车、全球座位最高的婴儿车、世界第一辆双向伞把婴儿车、世界上第一辆电动婴儿车……


好孩子为了搞研发绝对是用了洪荒之力,在东京、波士顿、维也纳、布拉格等地设立了七大研发中心,研发人员超过500人。


好孩子的中心实验室不仅被认为是国内最大、最先进的,而且还被美国CPSC(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认可,被SGS(瑞士通用公证行)和TüV(德国技术监督协会)视为官方实验室。


换言之,全球任何品牌的婴童产品,如果经得住好孩子实验室的考验,即满足出口欧美市场的标准。



所谓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只有真正掌控标准的人,才是游戏中的大玩家


好孩子无疑是婴儿车领域最大的“玩家”,因为如今行业内超过90%的国际标准都是由好孩子参与制定的。


笔者在这必须要说说行业标准这事儿,企业能参与制定行业标准,就代表这个企业是行业的标杆,在某种程度上还能牵涉到这个企业所在的区域整体国际地位。


国际标准化组织涉及两万多个大标准,然而,在这两万多个大标准的制定中,有中国参与的不足1%


想想美国,不就因为它几乎称得上国际标准的制定人,才可以在国际经济上横行霸道,说中国这个产品不符合标准,那个产品又不符合标准。



2008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视察好孩子,对公司通过研发创新实现全球化的道路和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赞赏。


温总理说:“看了你们这个企业,我觉得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坚持走根本创新之路,我们不仅能克服当前的困难,还能再上一个新台阶。


本文系孙明先生原创公众号转载请带上作者来源、

以及下方二维码,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