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骑共享单车,选哪个品牌?

政知见 2018-06-19 15:15:32

撰文 | 周宇   编辑 | 邹春霞

共享单车“野蛮生长”的时代结束。

昨日(5月22日),交通部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比如,实名制注册使用、禁向未满12岁儿童提供服务、电子围栏解决乱停放问题、用户资金专款专用、使用者将有保险保障等规定都将给共享单车带来极大变化。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算是共享单车的早期用户,目睹其从进入视野到火遍全城也不过是半年左右时间。值得一提的是,与诸多新生事物“由下而上”火爆不同,共享单车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在百姓广泛知晓前就已进入“领导”视野的新事物。

△共享单车(摄影 郝奕)

领导与单车:先看再骑

不知道各位局友还记得否?今年1月,一家共享单车企业的创始人曾成为总理座上宾。

当时,李克强就政府工作报告召开座谈会征求意见,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受邀出席。“自行车厂家接到我们这么大的订单都吓到了!”她的这句话引起总理兴趣。李克强追问产量数字,胡玮炜答说,每天生产1.4万辆自行车。

这次了解之后,仅过了3个月,李克强出访澳大利亚,将共享单车带到那里,使其走出国门。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发现,不少地方一把手也都“深度”了解过共享单车,特别是在有自行车“传统”的城市中,比如上海。

今年4月,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参观上交会时,来到了优拜单车展台参观,该企业的单车由老牌自行车企业上海永久研发。韩正捏了轮胎,掂了车重,询问了每一个部件构造,详细了解了该单车。有意思的是,当时的报道称,他尤其关心车辆的后期维护问题。

地市级的官员也没落后这股潮流。3月3日,四川成都启动国家低碳城市试点工作,成都市长罗强打开手机里的单车软件,扫码解锁了一辆摩拜单车,一路向北骑行了约1.5公里。他骑的是摩拜在成都投放的第10万辆共享单车。

△左一为罗强

还有官员将共享单车作为考察的“坐骑”。

就在最近,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使用摩拜共享单车作为交通工具进行视察,骑车查看了一些路段街区周边环境卫生和植树增绿情况。他的骑行感受是“便捷”和“环保”,要求开发区和有关部门做好规划管理,让共享单车的使用更科学、有序,方便市民出行。

△王永康骑车(图来自 西安发布)

类似的例子还挺多,本月初,河南省许昌市市委书记武国定带队以骑行方式绕行中央公园一周,实地感受建设情况,他骑的是当地的共享单车。江西省宜春市委书记邓保生在宜丰县考察调研生态文明建设时,出行也很“生态”,骑的也是共享单车。

地方与单车:yes or no?

上海无疑是支持共享单车发展的。先是今年1月,上海市市长应勇在记者招待会上肯定共享单车,指出共享单车符合绿色、环保的出行理念,也有利于解决公共交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方便群众出行;后是全国两会,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被问到“共享单车”时,也明确表示支持,对于出现的问题,他认为都是发展中的问题,需要用引导和规范解决。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为什么要讲党政一把手对共享单车的态度,原因很简单。在交通部出手之前,社会上关于共享单车的讨论很多,不少市民提出抗议,认为共享单车过度投放,随意停车将整个城市弄得混乱、拥挤。还有人通过网上的地方领导人留言板给地方主官提意见。

就百姓呼声,有部分政府曾公开回应。比如福州回应说,福州市城管委已两次召集共享单车运营公司座谈讨论管理问题,同时他们还暂扣了部分乱停放的车辆。成都也曾回应表示,将会同市级相关部门,从宣传引导、规范管理、沟通协调、提供服务等方面进行调查研究。

关注这个问题的甚至有小学生,长沙的一些小学生就给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写信,信中提到,他们针对共享单车管理做了调研,指出了目前存在的问题,并且提出了例如制定共享单车使用公约,规范停放网点,明确停放奖罚等建议。

△写信的小学生

小学生们的信得到了易炼红的回复,他表示已经要求市政府和城管、公安、园林、文明办等部门认真研究、充分吸纳,尽快出台《关于促进共享单车定点规范停放加强非机动车乱停放管理执法的指导意见》。

单车与未来:监管与自律

实际上,在交通部发布指导意见的征求意见稿之前,就有一些地方坐不住了。

今年3月3日,成都出台了《关于鼓励共享单车发展的试行意见》,这是中国首个鼓励共享单车发展的相关政策。值得一说的是,这距离共享单车“登陆”成都仅仅3个月,去年12月,刚刚登陆成都的共享单车还曾遭遇城管执法。

随后,北京、上海、深圳都开始针对共享单车管理采取行动。比如3月20日北京西城区交通委约谈共享单车企业,要求控制在西城区的单车投放量,划定长安街沿线等10条大街禁止停放共享单车。4月5日,石景山区交通部门为共享单车投放设定上限,突破3万辆必须打“申请”,还施划200多个共享单车推荐停车点。

上海也因为中心城区停放点容量趋于饱和,交通委约谈多家共享单车企业,要求暂停在中心城区投放共享单车。4月11日,和北京类似,黄浦区公布33条共享单车投、骑、停禁限区域。若不能及时清理,则由政府部门代为清理,费用由各单车企业承担,每辆车20元。

深圳则是从源头上与共享单车企业建立数据交换,将共享单车全部纳入重点车辆的监管平台。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发现,稍晚引进共享单车的城市在“前人”的基础上,工作思路更加清晰。5月初,拉萨市引进了共享单车,由副市长牵头,组织了市政府办公厅、市交通局、市公安局、市交警支队、市政市容管委会、市环保局、市规划局、市运管局、交通产业集团和ofo共享单车负责人开了共享单车协调会。

拉萨市从一开始就对可能出现的问题做出了安排,上述协调会上明确:一方面要通过车流情况数据分析,科学合理设置投放点、调整停放点共享单车数量,提高共享单车利用率;另一方面要严厉打击偷盗、故意损坏公共财产行为,对犯罪情节严重,社会影响恶劣的要公开曝光,严厉打击。

部委方面,除了这次出手的交通部,此前,国家发改委也于4月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共享单车和分享经济领域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单车公司自身也在寻求规范之道,有些通过信用分体系和红包来激励用户规范停放单车。

资料 | 新浪 澎湃 北京青年报 人民网 长沙晚报

校对 | 项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