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生活手札:身心灵的局限

功夫熊猫就是二 2018-06-19 13:38:20

身心灵的局限


1

西方身心灵(New Age)运动所涵盖的理念、流派、技法对当代中国有益吗?它的助益毋庸置疑,但不是万能的灵丹妙药。很多城市阶层的人视身心灵(New Age)为解决自己身心议题的济世良方,但我先做一个反思吧。


我和一位朋友曾经打过一个比喻:如果身心灵运动是西洋参的话,我们的中国现状恐怕还是小鸡鸡都没长全的孩子。西洋参好吗?很好!但适合每个人吗?一个小鸡鸡没有长全的孩子时不时地拿温补的西洋参当水果吃,那恐怕是药不对症,误人了。对于孩子,充其量是切几小片西洋参放进鸡汤里,做个温补就好了。


为什么这么比喻?因为的意识层面如同一层层的光谱,当代中国的急迫议题不是超个人的灵性觉醒——大补药,而是个体生命的自我意识、独立意识的启蒙与觉醒——鸡汤。也就是说,我们目前连意识的四五层楼还没有踏踏实实地爬过去,就已经试图玩“灵性绕道”,想去一步跨越到六七层楼了,这是我自己在身心灵中游走时感受到的:存在缺口


意识的光谱是可以被占星学的原型清晰呈现的,十颗太阳系星辰的布列与象征就是最好的镜面。土星轨道以内的七颗星辰(日、月、水、金、火、木、土)是呈现个体特质的充分象征。对于中国既有的文化演进而言,我们的太阳原型与火星原型是短板的,同样作为这片文化土壤中的生长者,很多国内的身心灵投入者并不比其他国人在这两个生命原型(日、火)上充分成熟,甚至于更模糊,更需要得到成长的抒发与议题的转化。从我们当下的生命气质以及日常生活中,就能反射出个人星盘中太阳与火星究竟在我们的既往人生中究竟得到了何等程度的舒展。我们恐怕连生命个体化的成人素养都还不全。


身心灵师(包括占星师)一样是常人,一样有七情六欲,有困惑和痛苦,一样存有前七颗星体的原型不充分。当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尚未全然活出真性情,尚未完整为成熟、独立的成年人,就去试图绕过土星的限定,执着地攀够超个人的三王星所象征的生命范畴,甚至试图超越三王星的范畴。这样的醉心与执着的底层是什么呢,是灵性的追求吗?不是,是欲望与匮乏,我们在前七颗星体的生命原型上必然存有匮乏。


于是会出现“灵性傲慢”“灵性逃避”“灵性嗑药”的无意识与合理化,以及依然隐幽了“这是灵性,那不是灵性”的二元对立。请问灵性的实相是存有二元对立的吗?


以上这些“灵性”……瞅来瞅去,不还是人性吗——这就是很多“灵性人士”所逃避与诟病的人性啊,可恰恰“灵性人士”都应该晓得一个身心灵法则:所有我们逃避的、排斥的,必然是我们拥有但不完整的。我们所标榜的“灵性”其实还是人性,只不过是人性的豪华包装版,真地很豪华哦,豪华到了都遮蔽住我们那朴素到白的灵性。


人性与灵性之间不是撕裂二分的,人性至臻,灵性自华。如果我们的人性不是灵性,那唯一的道路就是“灵性人士”作为具有人性的人,要自裁了。


什么是生命的灵性?我们很难用叙述性的语言去做简洁定义,但是可以用占星学的框架来标识:涵盖太阳系星体原型的,直至超越太阳系原型的宇宙存在。请注意,前提是涵盖太阳系星体所象征的生命范畴。

2

中国的传统文化缺灵性背景吗?来句粗俗而直接的表达:缺灵性?缺个屁啊!都快溢出了,整个一颗大人参!释、道、儒、易、医、武、匠、商、琴、棋、书、画、花、诗……条条大路通灵性。可以说东方文明的人文与器物长于对灵性、精神的承载,而西方文明的人文与器物长于对哲学、科学的承载。


东西方文化的交融实质是,西方向东方输出了哲科,而东方向西方输出了灵性。所以我们如果对东方文化有足够的了解,会发现身心灵运动更像是一场“出口转内销”——一条欧美加工贴牌的高档裤子,细细去看,会发现于细节处贴着标签“Made in India”“Made in China”“Made in Japan”。欧美的巨大贡献是用他们哲科文化所演化出的心理学体系补齐了我们在理性逻辑上的缺口,衍生出了身心灵运动(New Age)这颗西洋参。


对于忽略、漠视自己文化资源与短板的占星师、身心灵师而言,造诣能走到多远可以先打个问号。如果要用占星学去黑一嘴的话,那就是宫位的轴线规律,若不清楚第二宫的自有资源,谈什么八宫的资源化和呢?若不接纳第四宫的渊源根系,谈什么第十宫的开眼高瞻呢?


同样的问题还有,我们的文化本就抹杀个体性的自我意识,本就匮乏象征个体性的太阳、火星力量,结果还沉溺于“大爱无我的灵性”,我们连“我”都还未曾于人生中成熟地拥有过,就跳空高开,谈什么“无我”呢?我们需要先拥有过一个“成熟的我”吧。



        我,是懒散的占星师, 

        我,是不入门的萨满, 

        我,是守夜的锻剑者,

        我,是不自由的灵魂,

        我,是嘬牙花的写作者。

公众号:功夫熊猫就是二

占星源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