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杀人案”:法律与道德被双重贬值

后沙月光论古今 2018-06-19 14:55:30

今天上网,无论天涯还是微信,微信尽是山东的这起“辱母杀人案”,一起司法审判,在网上引起民意沸腾,甚至可以用群情激愤来形容对量刑的不满。


这种现象产生的一个原因很明显:法律在贬值


法律本身是维系社会正常秩序的重要工具,但一夜之间,持刀者于欢成了人们同情的焦点,那份判决书就像一张贬值的纸纱,被大多数人嗤之以鼻,背后带来的恶果是法律精神跌至新的低谷。


于是,最高检进场,发布声明要重新调查此案及相关执法单位和个人。


这种做法可以理解为司法部门在挽回法律贬值势头,重新使之回到维系社会秩序的职能上来。说到底是一种信用加固。


民意不可违,从古至今,中国历朝历代都明白这个道理。单从“辱母”这个角度看,作为儿子持刀挥向施暴者,理应得到轻判,这是目前网络基本一致的声音。


产生这种现象的另一个原因更不能忽视:道德在贬值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是中国人古老的格言,它适用于整个社会,也是社会秩序维系的另一股重要力量:道德


在特定情境之下,“欠债未必还钱,杀人未必偿命”,就像这起案件。人们同情于欢并不会带来道德贬值,带来道德贬值的是某些媒体和大V。


他们刻意将自己情绪化,把矛头对准了整个社会秩序,仿佛整个中国正处于一个暴力场中,人人都要抽刀而起。于是,下面这段三无格言开始病毒般的传播开。


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时,不要忘记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


马雅科夫斯基死了很久,他无法爬出棺材来争论,而且他在苏联死过两次,最后再说这事。


其实他是这么说的:


当媒体把你逼到晕头转向时,不要忘记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关机,记住这并不可耻。


编造死人格言的套路,基本都是营销号在用,乐此不疲。那么,就于欢案来说,营销号拼命参与,不得不令人从理智上产生疑问。


然后, 便是整个案情的剧本化,事件经过为演绎剧情代替,全面信息被媒体过滤。简单说,我们接受到的信息很多是假的,至少是单方面的。


而这些人轻轻松松站到了道德高点,这说明道德在贬值,它处在低洼地带。


我们伫立于网络的荒郊野地之中,头顶的那片苍穹早已物换星移,从最初的交流学习,交友约会,变成了舆论搏杀。


面对着天摧地塌的疯狂炒作,在热点面前,个体是如此的渺小和孱弱。就像我也一样,如果我不写这事,会不会被指责为冷漠?


其实我并不想写国内热点,这些事情的背后水太深太深,各种角色轮番登场,各有各的利益。


角色一:律师,当事双方都有辩护者。但目前占据舆论场的只有单方。


角色二:媒体,只需要热点,源源不断的各种离奇说法,才能持续保持点击量。


角色三:大V,将矛头对准社会,其心可诛,因为他们的潜台词是由自己来掌权。


角色四:高利贷,黑社会,企业主,持刀人。


前三者,我没兴趣评说,要厘清他们散播的信息真假,不是普通网民能力所及的。


角色四才是核心,但请不要把纠纷看成故事,从而产生“代入感”,把自己移位到这种情境中,并产生怒火。


母亲不会有这种遭遇,包括你的亲友同学遇上这种惨剧的概率也微乎其微。不要去做这种无谓的想像。也不要用这种“代入感”去攻击与您看法不同的人。


负债的企业主,是一位中产阶级,这个划分在我想全国各地都没意见吧?


债权人是个资本食利者,带着黑社会性质,这点应当也没有疑问吗?


再深入一点,其实这是中产阶级与资本食利集团间矛盾的缩影。将他们联系到一起的是高利贷,也就是一些经济学家口中的“民间融资”,高利贷存在合理,有他们的理论支撑。


但不管这种市场化理论都么有“智慧”,却忽视一个基本现实,那就是无论大陆,台湾,香港,澳门,日本,高利贷永远是与黑社会紧密相连,或者说是黑社会暴力是高利贷资金收益的保证。

大耳窿”们泼漆,写标语,放高声喇叭,再砸门,扔粪便,剪电线,直到砍手砍脚,拘禁虐待,淫辱对方家人……甚至活埋。


香港电影里我们都看过这些行径,借钱的一般是赌鬼和毒鬼,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生活无望者的暂时应急之策,因为他们不是银行的贷款对像。


但于欢的母亲父亲却是企业主,手下有一二百名员工,他们为什么会陷入这种困局?信息却被媒体过滤了。


黑社会性质的讨债者,在这次事件中,召之即来,手法娴熟,当地执法机关一直是种什么态度?这背后有多少故事?现在舆情大了,肯定在补救,彻查。


大陆现在这种企业主多吗?很多,他们既是受害人,也是施害者。因为被逼急了,他们会不断的去骗,去借,拆东墙补西墙,直到资金链彻底断掉。

我们不希望有第二个,第三个于欢,但铲除产生高利贷现象的土壤才是根治悲剧的根本途径。


然而,一旦国家严厉整顿“民间非法集资融资”,严打黑社会性质组织,跳出来反对,大讲理性,中立,客观仍然还是现在这些喊打喊杀的大V们。


作为个案,于欢命运如何? 舆论审判不可取,应当由二审来裁定。从我个人内心来说,希望他无罪,但法律必须得到尊重。


法律不是菜市场的菜,一天到晚跟你讨价还价,谁嗓门大,谁花样多,就可以少判几年。它有严格的程序,而且它必须体现正义性。


很多人,包括执法者都已经忘了:


我们的国家叫中华人民国共和国。


我们的军队叫人民解放军。


我们的法院叫人民法院。


我们的检察院叫人民检察院。


我们的警察叫人民警察。


我们的医院叫人民医院。


我们的老师叫人民教师。

……

忘记了人民,就是忘了服务对象,这样肯定会犯错误。


鼓吹卖淫合法,鼓吹赌场合法,鼓吹高利贷合法的人,不就是今天拿着这起案子大做文章,将矛盾对准国家的人吗?


最后再提一下马雅科夫斯基,他突然在中国爆红。但媒体不会知道他死过两次,一次是自杀,一次是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苏联知识分子将他再次处死,因为斯大林对他的评价太高了。


用他的诗句来结束这篇文章:


我们不再听,亚当,夏娃的法律,


赶走历史这匹瘦马!


向左!


向左!


向左!


马雅科夫斯基《左翼进行曲》


吃吃菠萝,


嚼嚼松鸡,


你的末日到了,


资产阶级!


马雅科夫斯基《罗斯塔之窗》


这些诗句看了,不知那些编造他格言的人脸上是否会疼!


法律和道德,决不能被贬值,否则,受伤的是整个社会。



但愿此文长命百岁